宋利菲在忏悔书中写道,“我对金钱的追求愈来愈强烈,小到找我办事、提拔,大到工程回扣我都收,退休之前办事退休之后收,自己家人不方便收就让别人替我收,大胆念起了自己的‘生意经’”。

因此,纸企纷纷涨价背后,在于成本不断上涨挤压了利润空间,并非是需求的上升,并不能看作是行业的新周期。